<<亦舒的前半生>>

馬家輝

在我心底,亦舒是跟許冠傑屬於同一類別的文化明星,她用文字,他用聲音,贏得萬千擁躉的崇慕與支持。更重要的是,這個參加藝人遊戲,不用有求必應受訪拍照,他們把自己放在老遠老遠的地方,獨閃光芒,嘖,太亮麗太吸引。

跟許冠傑一樣,亦舒成名於七十年代。香港劇變,徹頭徹尾變成一個多元化複雜的城市,政治與經濟都在高速攪動,新人物、新角度、新思維,香港人展開全新的生活形態。許冠傑用他的不避俚俗的廣東歌詞定型了香港人的新生活,令我們感覺非常貼身,他用我們的聲音唱出我們的故事。亦舒則用她的短句斷字組合出一齣又一齣的愛情愛情戲劇,男主角、女主角的言行舉止皆令讀者眼前一亮,咦,怎麼愛情小說埵陶o種人,而這種人又在日常生活堣S頗為眼熟。「我的小說一向有此毛病,早十年,編輯都不大接受,因從來沒講過神仙故事,主角統統都是凡人,自私虛榮軟弱」,亦舒在 << 講故事 >> 內自道其情,而亦正因如此,凡人讀凡事,她用我們的語言寫出我們的寫照。許冠傑與亦舒,七十年代的文化凡人,唱到好處,寫到好處,便為文化明星。重要的是,他們自知已成明星,亦懂得做星之道,從來不屑走回凡間與眾同樂,久而久之,傳了又傳,便成為文化傳奇 ; 再下去,肯定成為經典。

亦舒紅了廿多年,仍在紅,我想她是高興的。「我朝自己微笑,伸一伸痠軟的腰,欣賞一下左手無名指上的白金結婚環,簡直不能相信的好運氣,如此理想地便結束了我的前半生生涯。至於我的後半生 …… 誰會有興趣呢,每個老太太的生涯都幾乎一模一樣」, << 我的前半生 >> 堛漸D角自道,豈不亦舒的自道 ?

轉自 << 星島日報 >>26/7/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