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銀女>>及其他——代序二/倪匡

書中有序,一點不稀奇。一本書有兩個序,也一點不稀奇,甚至十八篇序,也頗為平常。但一本書有兩個序,而兩篇序全由一個人來寫,就很有點不平常,是不是可以算是創舉,待考。

一本書有兩篇序,一篇是倪匡寫的,另一篇也是倪匡寫的,為什麼不合起來呢 ?當然有原因:一篇,只說說人;另一篇,要說說小說<<銀女>>。

這一篇就是說 <<銀女>>的。

<<銀女>>是一篇情節極之曲折的小說,同樣的寫作方式,在作者已發表過的眾多作品之中,並不多見。作者已發表過的小說,以中、短篇居多,<<銀女>>在篇幅上未必見得長多少,可是包含的內容之豐富,卻出人意料之外。

一開始,無邁的無可奈何的婚姻生活,道盡了男女之間感情上的糾纏。明明是沒有感情的了,可是 :「…也許我還有留戀,我要等他先開口,待他親口同我說,他要同我分手,屆時我會走得心甘情願。」

屆時,真會走得心甘情願嗎 ?如果真心甘情願地走,又何必等這無聲的一刻。

<<銀女>>是用第一人稱寫的,「我」是一個婚姻失敗的,愛過高等教育的婦科醫生,在物質生活上,什麼都有;在精神生活上,什麼也沒有。在陳小山意外發生之後,林無邁女士不把好的精神寄託在一直愛她的季康身上,卻熱衷於陳小山和小舞女的孩子,是不是她的空虛,已經到了無可彌補的程度?這真是可哀之極的一種狀態。

陳小生的撞車喪生,在小說結構而言,簡直是石破天驚的。小說一開始,讀者就被引進了一定是林無邁、陳小山感情糾紛發展成為故事的圈子之中,可是小說作者卻偏偏奇峰突出。一個小說家如果能在自己的作品中有這樣的結構安排,才堪稱是一個小說作者。

<<銀女>>有作者一貫的銳利筆法。但是在多年的創作歷程中,<<銀女>>是成功又成熟的一部小說。在<<銀女>>中,人和人之間的關係,寫得如此真實,即使書中人感到「人與人的關係可以引進到這種虛偽的地步」,但由於人際關係就是那麼虛偽,所以也就格外顯得真實。

很多人,對小說中的人物要求真實,其實,只能要求性格上的真實、心理上的真實。要求其他的真實,那是外行人的說法。 <<銀女>>作者的小說,一直都有著小說人物應有的真實,也正基於這一點,所以她的小說,才一直受著廣大讀者的歡迎。

<<銀女>>的真正女主角,除了林無邁,就是王銀女。王銀女是「小姐」—香港多少這樣身份的女孩子?這種身份的女孩子,不知曾多少次在小說家堙N電影中、電視上出現過,可是真正能寫得出這種身份女孩子的內心生活的,又有多少?

即使身份、遭遇是一樣的,事實上,內心也絕無可能一樣,有的認命屈辱、咬緊牙關、有的自暴自棄、有的倔強拚命 ……有幾百千種不同,王銀女,只是其中之一。作者寫的就是王銀女,不是籠統模糊,似是而非,想當然的典型,而是一個活生生,鮮蹦活跳,她就是她的王銀女!

這一點,是作者小說的極大優點之一,和那些侈言什麼社會意義,可是作品中的人物僵死如紙紮,還自以那才是「文學作品」的大不相同。

有了情節動人的小說, <<銀女>>就是這樣的小說。

一九八三年九月廿五日

轉自 <<博益版—銀女>>